视频集萃

2021-11-11 14:40:06


今年年初,赵聪担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。这位年轻团长上任伊始便给乐团带来了元气满满的创新活力。

 

今天的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一起走进中央民族乐团团长赵聪。

受疫情影响,今年中央民族乐团全年计划从200多场演出压缩至92场,目前已完成73场,全团上下随时处在一个调整的状态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这么大一家人,大概我们不到260人,经济压力还是很大的。明年本来是要重新修建音乐厅,但是现在看来,可能会缩减财政的拨款。现在我们不管怎么样,先靠自己的自主经费,把上面的录音棚和小观演空间做出来,因为我希望可以打造一个线上的平台,大家就可以打破这种疫情的界限。

入团来,赵聪从一个演奏员,一路成长为乐团的琵琶首席,见证了一大批老艺术家们带领院团一步步走出民乐市场低潮期,迎来了国乐兴盛的新时代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从周总理成立这个团,到今年是61年,这个历史里边我们多次随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,在世界上顶级的音乐的殿堂都留下了我们的声音,我们的合唱团曾经是国际金奖的获得者。这个接力棒现在传到我的手里,开始觉得我能干好吗?我行吗?但是后来变成无论我行不行,我必须要行,这是我的责任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声乐我们有姜嘉锵老师,器乐我们还有王次恒老师、吴玉霞老师,这都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贝,还有更珍贵的是我们传统留下来的作品。我们的首任团长李焕之先生写了《春节序曲》,这个是全中国人民心底里最最亲切熟悉的旋律。

在继承前辈优秀艺术成果的同时,中央民族乐团始终没有停止创新的脚步,前任团长席强创新表现形式,打造了《印象国乐》《又见国乐》《玄奘西行》三部曲,如何在全媒体时代,在前辈的基础上再攀高峰,身为团长的赵聪首先要求自己走在创新的最前列。

今年,赵聪合作的一款游戏音乐迅速出圈,轻松诙谐的琵琶音乐与游戏人物形象十分契合,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追捧和喜爱。起初,身为中央民族乐团团长的赵聪对于要不要做这样大胆的尝试,还有很多顾虑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我去演奏这样一个游戏音乐合适吗?当音乐的小样拿来以后,我是一种学习的态度,学习年轻人,他在想什么,他喜欢什么?它的受众很大,比如说它日活一个亿,这样的一个阵地,如果我们不去,必然有别人去。演奏这个游戏音乐之后,至少让大家知道中国的民乐可以这么时尚,我们的国乐很了不起,我们的传统很了不起。

去敦煌她创作了《丝路飞天》,去长白山写《福吉天长》,到上海写《乐鸣东方》,赵聪发起的“最美时光——赵聪和她的朋友们”音乐会,携手多位音乐家朋友们,演绎琵琶与钢琴、弦乐四重奏多种乐器相结合的中外名曲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我们在尝试一种新型化、小型化和现代化的,一种小型的乐队尝试。可能加了更多的一些包装,一些现代的音乐元素,我们都在尝试中。

化危为机,打破疫情带来的空间阻隔,创作更多适合网络平台传播的民乐形式和内容,赵聪不断借鉴和吸收新理念,把全新的创意策划引入团里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《天地永乐·中国节》从元宵节一直做到春节,把每一个节单独给它全新的作曲,把这些中国的传统文化,用音乐的语言给它表达出来,芝加哥交响乐团的官方网站上也放了这场音乐会。很快大概就是一天内,就已经是10万+有效传播。

在网络传播上,中央民族乐团和快手合作的“了不起的国乐”短视频征集活动,收到了1.5亿的点击量,未来即将与故宫合作打造的《故宫之声》也已经在筹备中。

与此同时,赵聪也不断给年轻人提供展示的机会,她把团里的两个90后推送到了广东卫视正在录制的新一季《国乐大典》的舞台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现在还是局限在传统的表达里,只要给谱子照着拉,这什么问题都没有,一要有创造力、表现力,马上就有点力不从心。到年底巡演本来人就不够,那还咬牙把他们送去参加,希望他可以突破自我,这样的人多起来,就会给整个乐团会带来不一样的思维方式,尤其年轻人。

中央民族乐团青年笛子演奏家 丁晓逵:她是一步步从乐队最普通的演奏员起来的,所以说她知道乐队的每一个细节,每一个流程,她每次的演出也好,包括排练也好,她都会去为乐队的演奏员着想。

中央民族乐团中阮演奏家 冯满天:她一直在找这个时代里面,民族音乐和当代的可能性,又是艺术家,又作为一个全团的领导,得需要强有力的心理和文化信念的支撑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现在就赶上整个的民族复兴,我们前所未有的受到大家的关注和喜爱,你需要更好,年轻人让他觉得牛,在世界上也能立得住,这个时候才真正的自信。

主导创作的同时,赵聪还走出院团大门,主动寻找更为广阔的推广平台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我每次在台下看着他们,尤其是舞台灯一亮起的时候,我觉得艺术家们都好了不起,他们那个全情的投入我就觉得特别感动。坐在台下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愿意,心甘情愿为他们做服务、做努力、做推广。

她常说,给别人一碗水,自己要有一桶水,只要没有演出或者公务,每天晚上9点到12点,是赵聪雷打不动的练琴时间。

中央民族乐团团长、琵琶演奏家 赵聪:只剩下我跟琵琶,我跟自己跟音乐的时候,特别放松。可以开始自己的小世界,小时间,可以开始我的练习,能够把所有一切的压力都放下,然后也有创作,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。

 

作为一位年轻团长,赵聪身上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劲,她像一个发光体,感染带动着团队,无所畏惧,一路向前。这种活力的背后是对艺术的热爱,对职业的热忱,对前途的信心,也期待并祝福这位年轻的民乐领军人带领团队书写更多精彩华章。

 

内容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

总台记者:王瑞宁 范满源 杨雍琦 康毅 甘肃台